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生活

我的父亲李风录

时间:2019-11-12 09:37:39   作者:编辑1   来源:东方之子   阅读:2448  

我的父亲叫李风录,1924年出生于河北省临城县的一个小村庄,自幼因家境及其贫寒,从小就给地主打长工、干农活、放牛。父亲虽识字不多,但头脑冷静,村里每遇大事,他能都挺身而出,言他人所不敢言,为他人所不敢为,“果敢、大胆”是村民们对我父亲的评价,也因此深得村民们的敬仰和佩服。

我的父亲李风录

李金钟展示他父亲的“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


1945年,战火烧到了冀中平原,我父亲在村中第一个报名参加了革命,成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第九纵队的一名战士。在解放战争中,曾负伤10多处,仍冲锋在前,舍生忘死,3次荣立战功,战斗的残酷也给他留下了终身残疾。

惨烈的和尚头山战役

我父亲曾对我讲,他参军后跟随四十六团转战多地,特别是于1946年2月,他所在的部队奉命攻打山西境内的和尚头山,而他们的对手则是被称为“山西王”的阎锡山,因他早前是一位民国大军阀,底子非常的厚实,在投靠蒋介石之后更是得到了大量的武器弹药,成为了国民党中数一数二的地方势力。

傍晚时分,和尚头山下起了大雪,我父亲所在的部队冒雪发起了进攻。战争,往往比想象中的更残酷,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,一个个尸体背走,漫山遍野血流成河,持续了几个小时后,到了争夺阵地到了关键时刻,我父亲讲,他没有丝毫的退却,全然不惧,冒着战火继续前行。一颗炮弹落在了他的身边炸响,几天后醒来,他已在战地医院,医院的护士告诉他,如果再晚一点到医院,他就没命了。大难不死的父亲想去看看其他受伤战友时,却被告知:全连仅剩他一人。接下来他还要因为膝盖骨被炸掉,准备接受截肢手术。

我父亲说,当时的司令员秦基伟对他说“小李,你的家乡临城还没解放,如果截肢了,你将来怎么生活?还是保守治疗吧。”最终我父亲被转到太原,经过半年的治疗,保住了腿,却落下了残疾。

秦司令员眼中的“临城小李子”

我的父亲与秦基伟司令员有着深厚的感情,是我父亲心中敬仰的大英雄。我父亲说,秦基伟率部攻打临城,在敌人火力强大,部队伤亡极重的情况下,秦基伟亲自端机关枪压制敌人的火力,掩护部队冲入敌阵夺取胜利,这在我的父亲心中就已经树立了榜样。

全国解放后,我的父亲心心念念还想见一见曾经的老首长秦基伟司令,但因为贫困、通讯不畅等各种原因没能如愿。直到1980年,我的父亲听说秦基伟已经调到了北京工作,高兴的他一宿没睡,一大早就穿上压在箱底的军装,踏上了前往探望老首长的路上。

我父亲对我讲,当老首长秦基伟听说“临城小李子”来了,正在洗头的他,高兴得光着膀子出来迎接他,还紧紧的拥抱了他,忍不住流下了热泪。

复原后“不给党添麻烦”

1946年8月,我父亲被评为“甲级二等残废军人”,光荣退伍了,后被安排至邢台工作,但是没过多久,他就回到村中。他说“我腿已经残疾了,工作干不好,还得吃国家的粮食,不能给党添麻烦。”60年代,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期间,我父亲主动找到乡政府要求降低他的伤残补助,并说“能给国家省点就省点儿”。

  1997年,临城打造果木之乡,我们村是打造重点村庄,村东上千亩的荒地、荒山急需载种,我和父亲带头承包200亩荒山开垦,其他村民也纷纷响应,我与父亲经过多年努力,栽种了上万棵柿子树、枣树、等果木,为党、政府分忧。

  可是,在2009年,我父亲在自家的果园中被殴伤,三年后便离世,享年88岁。

 我父亲虽然走了,但他奉献了自己的一生,无私而平凡。

http://www.dongfangzhizi.com/view.asp?nid=163

本文内容仅为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
标签:父亲  我的  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河北宁晋:清理河道垃圾岂能就地掩埋
相关评论


华公网(2015-2018)版权所有  |  备案号:ICP备15009788号-1

华公网-中华公益资讯门户网站  |  www.hbgy.org.cn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西里18号院



Powered by OTCMS V3.35